權心權意 時事權觀點

和神暫時還沒有緣份

on
2022 年 12 月 30 日

最近某藝人教會引起很多爭議,讓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年輕時和宗教的一些接觸經驗,主要是天主教。

我大學是唸輔仁大學,眾所皆知,輔大是個天主教學校,學校有很多神職人員,我們社會學系的系主任羅四維就是一位美國神父,他也是大學四年中和我最熟的一位師長,除了在課堂之外,我也經常私下去他辦公室找他聊天,寒暑假幾乎都會一起出國去做義工或參加學生研討會,我去做義工的地方,也全都是天主教耶穌會的相關機構,在那些地方我認識了更多神父、修士和修女。

我和一大堆神職人員相處了好多年,一直到畢業後有一天,我回去找羅神父聊天時,終於忍不住問他,為什麼這麼多年來,你從來都沒有叫我加入天主教?難道是覺得我不夠資格或沒有慧根嗎?

他說,每個人有自己進入神的懷抱的時間點,我如果有感覺,就會主動加入了,如果沒感覺,他們也不會勉強我加入,換句中國的話說,應該是我的緣份還沒到。一般都是生命會遇到一些重要挫折,例如親友過世或身體健康出大問題之類的,會特別想要祈禱,那時會很需要神的力量,平時並不一定會特別意識到神的存在。

更何況,他一直認為,我只要做的事符合天主教精神,有沒有真的受洗加入天主教並不那麼重要,所以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來,他從來沒有對我傳過一句教,不只是他,所有我認識的天主教師長、朋友們,幾乎都完全不強迫傳教,然而我卻常常自發性參加他們的禱告或彌撒,雖然很多儀式我都弄不清楚背景緣由,聖經也一個字都沒讀過,但這些並不妨礙我喜歡整個儀式過程帶給我莊嚴、肅穆與寧靜的感受。

所以一直以來,雖然我始終沒有成為一位天主教徒,但我卻對這個宗教充滿了好感與親近感。當然,我知道即使是在天主教裡,也分成許多不同的組織派系,不可一概而論,或許在某個地方的天主教是比較激進的也說不定,但我剛好接觸到的這些人,包括後來去到印度德蕾莎修女創辦的垂死之家做義工時,認識很多清貧教會的修女、修士們,都是很嚴格要求自己,但對外人非常友善和寬容。

相較之下,我對基督教就比較沒那麼有好感了。其實大部份基督徒和你我並沒有什麼兩樣,只是周日會上教會而已,我們周遭朋友如果沒特別說,你可能也不會知道他的宗教信仰是什麼,所以我對基督徒這個身份沒什麼意見。但基督教似乎很喜歡用一些恐嚇威脅的方法來強迫大家加入,我們總會在路上看板或電線桿上看到一些標語寫著「信耶穌得永生、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、信耶穌上天堂,不信耶穌下地獄」之類的,每次看到都只是對這個宗教更反感而已。

年輕時也曾參加過幾次基督教的團契活動,但每次去都感覺都像是到了直銷大會,每個人總會想方設法輪流游說我加入,好像不加入馬上就要下地獄了。我還在某次聚會活動裡,看到全部成員在牧師的「引領」下,一起全身大幅抖動喃喃自語,說聽到了神在對他們說話,只有我這個外人什麼也沒聽到感覺到,牧師還質疑我不夠虔誠,一直反覆問我有沒有感覺到神的存在?但沒感覺就是沒感覺,我也不想說謊,最後只好不了了之,只是這個經歷嚇得我再也不敢去參加那個教會舉辦的任何活動了。

活到現在快五十歲了,我還是沒有一個特定的宗教信仰,但遇到寺廟或教堂,我都會秉持一顆敬畏的心,有時捻香,有時就雙手合十拜一下,我內心深處相信天上是有神明或老天爺在眷顧或監督我們的,但我也覺得各種宗教的重點從來都不是那些教條或儀式,更不是在我們捐了多少錢出去,重點是在我們有沒有一顆向善的心,只要心存善念,平時多做好事,不做壞事,那就是走在天堂的路上了。

TAGS
RELAT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